剛過三十歲生日的濃眉,昨天並沒有安排任何慶祝。

白天還要跟小朋友排戲的他,一結束工作就回家了

我以為他應該會想出去好好吃ㄧ頓,

沒想到祝賀電話不斷的他,拒絕了所有的邀約。

因為他說還剩十幾天就要開拍了,

要保持在一種狀態

不想讓自己的心再飛出去。

 

沒想到平常會受不了 [三國無雙] 的誘惑,

忍不住拿起無線搖桿,就開始沉溺在殺紅眼的三國世界裡的濃眉,

也像要準備考試的考生一樣,認真嚴肅了起來。

 

當然這是他一慣的工作態度。

尤其當了導演後,標準更是提高了許多。

加上頂著金鐘獎的光環,

對於第二部作品更是要求,

希望能再說一個令觀眾有感受有共鳴的故事。

 

立志要為台灣每一族原住民都拍一部戲劇的濃眉,

仍然鍾愛說孩子的故事,所以小朋友當然還是主角。

他要繼續用影像來反應現在原住民族身邊的問題。

因為是從孩子的角度,

所以用著輕鬆的方式,卻說沉重的故事。

看似詼諧的對話,

字字句句都在反應著自認為已經沒有種族情結的 [百浪]們,

生活言語中仍透露著歧視。

 

如果你還在稱呼原住民是 [山地人]

說話會加個 [的啦] 來模仿原住民,

那你是真的很沒禮貌、也很瞎!

因為那根本不是原住民的話,也沒有任何一族的口頭禪是如此的。

 

身為原住民的民族優越感,

從濃眉身上努力的在發散。

在台灣各個角落的原住民朋友,也都應該勇敢的承認自己的優越,

善用你們善良樂觀的個性,

並大聲說:[到底~我們不是愛喝酒,是天生酒量好而你們不相信的堵~]

盡力來改變大家一直以來的誤解。

 

濃眉說以前原住民只有在慶典時候才喝酒,

那是對祖先的一種尊重,更是慶祝每年的豐收。

後來因為部落工作機會少,年輕族人開始外移,

在都市的就業過程又諸多不順利,

所以才開始以酒為慰藉,尋找一種在家鄉的感覺。

 

我不是原住民,更不是要為他們抱不平。

但我站在最有機會感受的到他們可愛和堅強的地方,

所以我分享我感受到的。

也希望大家可以看見願意犧牲自己的時間,為理想創作的濃眉的努力。

 

 

另外還有一個也是最近一個頭八個大的導演。

他不只頂著 [金鐘導演] 的光環,

還揹著13.21高收視率八點檔壓力。

堪稱 [重量級] 的導演馮凱,

也正在絞盡腦汁想出更棒、更有創意的劇本,

準備要再創台灣 [八點一定要回家] 的溫馨盛況!

 

為了更有動力,

前些日子跟凱哥,才又訂定了新的旅遊目標,

在這場 [戰役] 過後,一定要再出國 [放空] 一趟。

其實每次拍八點檔都像在打仗一樣耗生命,

對於喜歡表演的演員來說,真的不是一個好現象。

每部戲結束後,應該有時間沈澱自己、再感受一下生命,

才能再做出感動人的演出吧!

加上這次聽說少了一枚武將,蜀國必定要有更強的戰略跟佈署。

 

 

看起來濃眉跟凱哥,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人,

卻同樣面臨一場艱難的挑戰。

不過我對這兩個優秀的導演都很有信心,

因為他們都有一個很可愛的特質,就是 [疼老婆]

那是擁有 [細膩] 的重要因素,不論是工作或情感上。

所以我對他們超有信心。

如果你也跟我一樣欣賞他們,

讓我們一起大聲對為了台灣戲劇努力的他們說:

 [ 導演加油!! ]

 

 

 

周幼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0) 人氣()